• 2016-10-072016 - [琐事]

     

    吃完晚饭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切源于一根菲律宾的烟,一杯唐克的苦荞茶,一首草东的歌,一个神奇的2016。

     

    2008

    高三毕业,独自踏上回四川的火车,开始喜欢韩寒的书,写起了自己的文字。

    这一年在厂里喝了第一瓶醉人的酒,在旅途中爱上了一个人坐火车,吃到了姑父做的辣子鸡。

    懵懂未知的18岁。

     

    2010

    纹身,中国摇滚乐,稻城亚丁。

    这一年的这三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至少在此时此刻。

    最躁动的20岁。

     

    2012

    大学毕业,一个人的旅行,没能兑现的世界末日。

    这一年喝了无数的酒,来往身边的许多人,迷茫的生活状态。

    不知所措的22岁。

     

    之后,我的文字与照片开始停滞。

     

    2016

    创业,西北行,结婚。

    这一年开了KENNYWONG,在西北开了一万里路,解决了终身大事。

    再次出发的26岁。

     

    其实生活状态依旧混沌不堪,伴随着酒精与摇滚乐。

    其实比表面光鲜实际很糟糕还要来的糟糕。

     

    从兰州回来本想捣腾一篇游记,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

    有很多事情不为人知也许只是被人遗忘。

    如同我在这里写着已经没有人看的文字。

     

     

     

     

  •  

    预谋已久的远行,以及2016的上海,冗长却不拖沓的春天,对于我来说。

    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各种各样的借口。

    下个不停的雨,耳机里传来加州旅店,早晨的第一根烟,夜晚的最后一杯。

    浓浓醉意。

     

    在这样的夜晚总是如同无法对焦的摄像头般模糊不清。

    摸不透的情绪总是如同理不清剪就断的耳机线般混乱。

     

    我想我开始不写大巴只是因为文字的匮乏。

    我还在听金属与民谣,还在打篮球,还在幼稚地活着。

    此时此刻不过想分享一些彼时彼刻。

     

    一万个名字

    在去机场接老爸的路上触碰到清晨第一缕阳光时听到吴吞的一万个名字,时间就凝固了,世界也静止了。

    “一个中国人也得到了他,他现在却回不了家。”

     

    我爱你

    第一次听腰乐队的第一首歌的第一段前奏的第一节旋律。

    “今天我,来举杯,喝醉那,所有的魔鬼。”

     

    翅膀

    开车时最爱放的一张碟里最爱听的一首歌,以及听了两年才知道是指人儿的歌。

    “就算在大的风雨,也不能让我们停下来。”

     

    三个愿望

    不经意间的无法自拔,詹盼的声线,结束段的小号。

    “把理想涂黑吧,你要的结果,他的三个愿望才能实现。”

     

    傲寒

    赶在冬天来临之前的一次夜骑,独自坐在中环下抽烟的间隙,手机扬声器里马頔的声音。

    “傲寒我们结婚。”

     

    秋天

    看过布衣现场后的某一天,我坐在小小运动馆里空寂的教室中,所有的旋律与歌词夹杂着情绪与泪水。

    “我看着他们总有自己方向,明天的我,他是又在何方。”

     

    时间

    走去店里路上的最后一个路口,我足足用了十二分钟。近两年看过最多的演出其实是声音玩具。

    “终究是时间,终究是时间,终究会肃穆的矗立在终点。”

     

    感谢后海的免费演出让我有和你单独看演出的机会。

    感谢点点和无常家的饭局让我有去你家接你的可能。

    感谢二叔让我们在太湖迷笛拥有了情侣猪腰纹身贴。

    感谢闲杂人等的失业生活让我有去接你下班的时间。

    感谢嘀嗒拼车让我能加的起油长途跋涉去坑你烧烤。

    感谢事儿家的火锅局以及长到无法直视的邋遢发型。

    感谢阿暴八爷孜孜不倦的敬酒让我喝醉给你发短信。

    感谢我们共同的音乐喜好让我拥有迷笛的醉生梦死。

    感谢你的支持让我磕磕绊绊成功开了人生第一家店。

    感谢你的存在以及出现让我的出现有了存在的意义。

     

    你去重庆的前两天,我们计划着全国旅行。

    感觉对了。 

     

     

     

     

  •  

    不要把日子过得太复杂。

     

    重新用上了微博,转发了一条大致意思是如果你还在做三年前一样的事情那么三年后还是会如此。

    想到自己三年前刚刚结束迷恋于背包旅行的时光准备踏入职场。

    那是谈论世界末日的日子。

    三年后的现在我重新做回社会闲杂人等,没有收入,于是也没有闹钟,也没有上下班高峰。

    我说我似乎已经习惯没有经济来源的生活。

     

    究竟是在等待创业项目的启动还是在憧憬一事无成后的出走,我真的不知道。

    我说到明年春天依旧是现在的状况我就去拉萨,朋友们问我然后呢,我说然后再说。

     

    后迷笛的日子仍在继续,大家的灵魂依然停留在无拘束的自由空间。

    每个人都知道迷笛结束后总会有这么些时间无法正常生活,每个人也知道这段时间终究还是会过去。

    然后一切照旧,按部就班,接着迎接下一次迷笛。

     

    计划骑车去黄山,路过西塘杭州,回程骑到舟山,坐船回上海。

    令人兴奋。

     

    不是很熟悉的朋友们总觉得我的生活过的很科幻,其实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我和别人都一样。

    大部分人会在自己准备好之后再行动,而我大都是想到了就先做。

    比如纹身,摇滚乐,工作,价值观,人生轨迹。

    身边的朋友也都拥有了自己的纹身,也都慢慢喜欢上了摇滚乐,也都不再满足于目前的工作状态,也都模糊了原有的价值观,也都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生轨迹。

    这样一想我还真影响了不少人,至少在上述几个层面。

     

    朋友多绝不是坏事,特别在自己穷困潦倒的阶段。

    我依然相信自己拥有足够经营好人生的能力。

     

    保持耐心。

     

     

  •  

    我把自己埋在黑暗中,戴上耳机听着南国的孩子,鼻子略酸。

    翻来覆去之后决定给自己一个失眠的夜晚。

    刚刚看到两年前的碎碎念,发现没有完成任何一个目标。

    今天吃饭的时候我说我也想明白了,到明年如果还是现在此般碌碌无为,就去拉萨待着,待个两三年也算个事儿。

    昨天和孩子妈见面,一切如故就好,祝你情人节快乐,祝你一路平安,明年再见。

    喝酒彻底把肠胃喝坏了,下次记得去大熊那里把野格带回来。

     

    1 做成一个项目

    2 把背做好

    3 多回去看爷爷

    4 争取开上高R

    5 坚持健身房

    6 出上海走走

    7 控制饮酒

    8 看书

    9 学习

    10 活着

     

    在明年春天。

     

     
  • 2015-05-18旋律 - [琐事]

      昨天遇见的两个小男孩,一个叫炸弹,一个叫爆炸。

      2015的5月没有大洋彼岸的洛杉矶湖人,没有时间流逝的沮丧情绪,没有罪的第七章。

     

      我在全世界都不了解和不理解的情况下辞去了工作。幸运的是这份工作持续时间最长收获最多,不幸的是它并没有使我留下任何积蓄。在自己本命年的夏天,依旧处于透支状态。

     

      摇滚演出,旅行日记,篮球激情,纹身艺术。

      伪摇,金属党,纹身男,运动男孩,文艺青年。

      所谓的长大与成熟难不成就是自己身上的标签逐渐模糊不清,内心深处的烙印究竟该如何备注与解释。

     

      我现在听着丢火车的歌,想着23号去看窒息的现场,想着在下一份工作之前来一次远行,想着在背上好好的扎上几针,想着每天晚上跑步打球,想着如何才能规律自己的生活状态或是如何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你们一点都不好,犹如丢火车的沙子里写道,消失在昨天。